三人斗地主规则说明|纯手法落汗教学视频

兵心网战友刘苏:我在新疆当兵的日子(之一)

[复制链接] 5
回复
686
查看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19-8-19 19:27
  • 签到天数: 819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楼主
    跳转到指定楼层
    分享到:
    发表于 2019-4-21 07:13:07 | 只看该作者 |只?#21019;?#22270;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
    我1969年20岁时当兵到新疆,1980年回到青?#28023;?#22312;新疆呆?#33487;?#25972;11年。人一生中最好的年华莫过于20到30岁这一段,年轻力?#24120;?#39118;华正茂。我一生中最好的这一段就留在了新疆,留在那广渺无际,苍茫而神秘,魅力无穷的边陲大地上。在新疆的时候,总是殷殷地怀?#30331;嗟海?#22352;在戈壁滩上,望着无垠的戈壁,常常眼前会变成一片海洋,回眸身后,却没有红瓦绿树,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悲凉。可是当我回到青岛以后,每天上班下班,穿行于楼宇之间,淹没在喧嚣的市井里,却又无限?#21335;?#24565;起新疆来。广袤的戈壁沙漠,雄浑的巍巍天山,?#35272;?#23500;饶的绿洲草原,香甜可口的瓜果葡萄,?#27599;?#21892;舞的维吾尔百姓,还?#24515;?#29983;死与共、情同手足的战友?#22270;?#33510;又甜,火热而生动的军营生活。时?#24080;?#24120;在脑海里倒流,遥远的新疆,让我梦牵魂绕,思思不断。



    为了消弭思恋之苦,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我利用公出的机会,隔几年就回去一次,但由于是公出,停留的时间都?#24576;ぃ?#20063;只在乌鲁木齐周边转了转。2007年,经过几个月的准?#31119;?#25105;和老伴于8月下旬踏上去新疆的旅途,开始了为期一个多月的自助游。我们上高山下戈壁,走草原踏沙漠,游故城逛巴扎(维语:集市),南疆北疆跑了个遍。奇异的景色和异国式的风情,常常使老伴惊叹不已,香甜的瓜果和美味的民族食物又常常把她撑得肚儿圆。老伴沉浸在游历今日之新疆的兴奋?#22270;?#21160;中,而?#19994;?#33041;海里却会不时地显现出?#29976;?#24180;前的影像。两相对照,新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变化?#20849;?#26159;很明显,这一次去看,除?#22235;?#23665;,那戈壁沙漠,其余的都变得让我认?#24576;?#26469;了。
    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
   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19-8-19 19:27
  • 签到天数: 819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沙发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21 07:15:36 | 只看该作者


    (一)新疆的路
    古时丝绸之路穿越新疆,张骞出使西域,唐僧西天取经,?#32426;?#24452;新疆,靠步行?#25512;?#39532;骑骆驼,走的是人和牲畜踏出来的路。在渺无人烟的沙漠戈壁,连这样的路也?#25442;?#26377;,只能是朝着既定的那个方向,走啊走。大陆性的气候,冬日奇寒,酷暑?#35757;保?#21038;起风来,飞沙走石,遮天蔽日。遇到几百上千里没有人烟水源,就要忍饥挨渴。在那样一种自?#25442;?#22659;和条件下旅行,其艰辛是非亲临其境的人所能体会得 到的。
    我在新疆当兵的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新疆的路已是古时不能比,当然比解放前也要好多了。那时从内地到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已经通火车,?#28216;?#40065;木齐到各地州首府城市,从地州首府城市到各县?#29301;加?#20102;沙石土公路,但是那时的铁路和公路交通跟今天比,已是不可同日而语了。这次我和老伴去新疆旅游,看到新疆的火?#23707;?#39640;速公路已经直通伊犁、喀什等地州首府城市,高等级公路也通到了县?#29301;?#29978;至到许多乡镇?#21152;?#20102;柏油马路。道路宽阔而平整,行车非常舒服。当?#26131;?#22312;行驶在南疆大地的火车软卧里和丰田越野车上?#20445;?#19981;禁就会想起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在新疆出行的艰辛和磨难。
    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,新疆已有的公路虽然也有道班工人养护,但养护手段极其落后,同时由于只讲革命,不抓生产,所以道班工人对道?#36820;?#20859;护也没有什么质量和效?#22763;山玻?#21482;能基本保证通行。南北疆绵延几千公里的沙石土路,由于常年缺乏养护,几乎全是搓板路,?#35775;?#19978;横着一道道10公分左右高,间隔?#30149;ⅲ? 公?#20540;?#26865;子,汽车行驶在搓板路上,走的慢了,颠簸的幅度大,人在汽车上一耸一落,时间长了,就会头昏脑胀。可要是汽车走快了,由于速度的关系,轮子会从一个棱子跃到另一个棱子上,虽然颠簸的幅度小了,颠簸的频率却加快了,人在汽车上,就像坐在振荡机上。在新疆出门,动辄几百上千公里,那时大卡车一般行驶速度每小时只有40 公里左?#36965;?#23567;汽车也就5、60公里,长途行车一坐就是几天,实在是非常受罪的。沙石土路上跑车,车尾会飞扬起一?#27801;就粒?#21335;疆干旱少雨,扬起的尘烟?#32469;?#27987;?#36965;?#22312;车尾形成一条巨龙,直向云天,就像古人说的“大漠孤烟直”。在靠近绿洲的地方,由于地下水位高,每年春季公路会翻浆,?#35775;嬋油?#27877;泞,汽车经常会被陷到泥坑里,汽车行驶在翻浆路上,人就像坐在一条遇到风浪的小船上,摇得东倒西歪。
    由于文化大革命的混?#36965;?#37027;时的公交长途?#23548;?#23569;,有时干脆就没有,像我们这样的小干部和战士以及地方老百姓,外出大部分就是搭便车。搭便车能坐驾驶室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,可以不受?#23601;林?#23475;。在卡车车厢里坐,?#32469;?#26159;挤到车尾坐,到?#22235;康?#22320;,就成了一个土人,脸上只看见鼻孔和眨动的眼睛,其余的都?#24576;就?#35206;盖了。春秋季节乘车倒还比?#39321;?#24847;,冬夏乘车就更受罪了。南疆属典型的内陆?#20113;?#20505;,冬日昼夜奇寒,夏日白昼酷热,冬天如果坐在卡车后厢里,那个冻哇,管什么皮帽子,皮大衣,毛皮鞋,都会冻得透透的,只能死命咬牙硬撑着。夏日白天要是坐在驾驶室里,那就是坐在火炉里,驾驶?#19994;?#38081;壳被骄阳烤得烫手,根本不敢碰,人?#24509;?#28900;得像熟了的茄子。


   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新疆公路

    过去山间公路


    现在新疆的公路


    我所在部队是王震将军带进疆的老部?#21360;?#35299;放后进疆?#29976;?#19975;大军整编,只留下我们这一个野战师—陆军第四师,其余绝大部分?#20960;?#20026;生产建设兵团了。我是政?#23614;?#23459;传科的摄影干事,部队驻地分散在几百公里的地方,经常出差,?#26376;?#19978;的感受特别深。我们部队大部?#25351;?#37096;战士?#38469;?#20869;地人,远离家乡,都很想探家,可又?#32511;?#23478;,说起路上的艰辛,?#23478;?#22836;唏嘘。我所在的师部驻在南疆库车县,库车到乌鲁木齐乘车要走3天。到了晚间,一般住在兵站。那时的兵站条件极差,就是一个吃住的地?#20581;?#21507;的菜?#36864;?#26497;少,基本不见肉?#21462;?#21507;倒罢了,?#21592;?#20026;原则,要命的是住。汽车兵们都自带被褥,我们这些乘车人只能用兵站的被褥。?#19994;?#19968;次住兵站,晚上掀开被子,被?#25317;?#20004;头已经油黑泛亮,只见被子上一个个吃的肥溜溜的虱子在那趴着,看得我身上直起鸡皮疙瘩。打那以后,?#26131;?#20853;站,基本不盖被子,春秋冬季上路都自带皮大衣,冬季就穿着皮大衣围着火炉靠一夜。有一次碰到一个连长同行,晚上看我不敢盖被子,笑?#21040;?#25105;一个办法,说罢他?#35757;?#20809;溜溜的钻进被窝,然后他又掀开被子站起来,两手在?#35813;?#21644;阴毛处?#27515;?#25968;下,两手一摊,说:“把虱子?#27515;?#25481;不就行了?”可我无论怎样?#21442;?#27861;苟同这位好心连长的办法,只能裹着皮大衣看他香甜地酣睡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19-8-19 19:27
  • 签到天数: 819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板凳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21 07:16:21 | 只看该作者

    有一次我在库尔勒兵站遇到一批?#24433;?#37324;高原上复原回家的老兵,他们个个的脸皮都泛出黑紫色的光亮。其中一个陕西老兵,?#38376;?#37325;的陕西话对着我喊道:“厄日他妈,总算活着哈来了”。我问:“从哪里下来?”“阿里?#20445;?#20182;答道。“当了几年兵?”“三年,在边防哨所,5、?#32922;?#31859;高,当新兵上去,复员了才哈来。?#24065;?#35768;是在山上憋得时间长了,遇到我这样的生人,看我愿意答茬,就?#20849;?#20303;地啦了起来。

    他说,他所在的哨所只有一个排,?#29976;?#21495;人,营房建在百八十平方的平地上,出?#33487;?#22359;平地,就是陡坡,再也找不到一块?#25945;?#30340;地?#20581;?#37027;里常年积雪,四?#24452;家?#31359;着棉衣。在哨所当兵三年,除了见过来视察的领导?#36864;透?#20859;的兵,没见过一个生人,也没见过绿树花草。说到这里,他深深地哀叹了一声:“唉…!还是山下好哇,有树,有草,还有女人。”
    ?#28595;?#20204;路上走了多少天了?”我问。“从狮泉河阿里分区出来已经十来天了,再有?#25945;?#21040;大?#21451;?#19978;火车,这罪就遭到头了。”他说,从狮泉河到他们哨所,乘车还要走三天,车到山脚下就没路了,需要步行?#25945;歟?#25165;能到哨所。我算了一下,他在路上已经走了20天左右了。

    “山上生活咋样?”我问。他说,吃得饱,但是吃不好。东西?#38469;?#22909;东西,白面,罐头,牛羊肉,常年吃这些,把胃都吃倒了。山上缺氧,饭做不熟,面条下到 锅里就煮成一锅粥,馒头蒸得发不起来,拿到手里,捏成啥样是啥样,吃到嘴里还粘牙。山上每年大雪封山9个月,完全与外界隔绝,只有3个月可以上下山,这期间山下的给养和信件报?#35762;?#33021;送上来。每年往山上?#36879;?#20859;,?#38469;?#27773;车运到山下,然后把给养物资驮在牛羊身上,往山上赶,等到了哨所,卸下物资,就把牛羊杀了,储存起来。牛羊驮着面粉,一部分脱落的牛羊毛便刺入到面粉袋里,蒸出的馒头,咬一口,就像拔丝一样,拉出来一根根的牛羊毛。

    “在山上最怕得感冒,得了感冒会死人的。”我不解:“为什么?”他接着说:“得了感冒会转成肺水肿,喘不动气,最后就憋死了。我在山上3年,死了好几个,得了感冒,大雪封山,送不下来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了。”望着他那年轻的,还有几分?#21892;?#34987;高山紫外线晒灼得黑红的脸?#29275;?#25105;理解了他一进门时冲着我高喊的那句话:“总算活着哈来了。”
    “要回家了,高兴吗?”我问。“当然高兴?#20445;?#35828;着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新军装,“在山上舍不得穿,下山了才换上,厄要精精神神地回去,娶个?#22791;?#36807;日子。”
    那个时候当兵的,?#32469;?#26159;在西部边疆当兵的,对内地,对家乡,都怀有一种深深的眷?#23707;?#24819;往。?#24247;?#25506;家,都非常激动,换上?#24863;?#30340;军装,大包小包的边疆特产,兴冲冲地踏上回乡之路。于是有人编了个顺口溜:走时像个公子(?#22797;?#30528;),路上像个驴子(背行李),回部队时眼就直了,成了傻子(积蓄都花光了)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19-8-19 19:27
  • 签到天数: 819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地板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21 07:16:45 | 只看该作者
    记得是?#20445;梗罰?#24180;的1月底,正值寒冬腊月,我探家回去过?#33322;凇?#31163;家7年了,第一次赶上回家过?#33322;冢?#25105;带了?#21019;?#25552;包东西,两手提两个,肩上前后各搭一个,足有百十来斤。防化连的排长薛彦是北京兵,要回家结婚,也是大包小包好几个。我俩搭伴同行,通过侦查连的维族兵,联系了一辆地方的?#25910;?#36710;,准?#22797;?#20415;车到乌鲁木齐换乘火车。

    出发的那天,早晨6点我俩就赶到停车场,?#23707;茫?#28857;半发车,一直等到10点,那个维族司机才姗姗来迟。他30来岁,胡茬很浓,一脸的疲惫,他开的那辆?#25910;?#36710;是解放?#20445;?敞篷卡车,车上并没有拉邮件,却拉了一车圆木。我和薛彦把行李放到圆木上捆好,钻进驾驶?#36965;?#25105;俩暗自庆?#36965;?#36825;个维族司机没有再拉别人,我们可以坐在驾驶室里舒舒服服地到乌鲁木齐啦。
    汽车?#24576;?#24211;车,沿着戈壁滩上?#25163;?#30340;公路,向远处的天边驶去。维族司机车开得很?#20572;?#26102;速到了60 公里,毫不顾?#38485;?#19978;的搓板和?#27833;藎?#25226;我和薛彦颠得够?#28023;?#22836;顶不时猛地撞向顶棚,?#36855;?#25105;们带着皮帽子,要不?#24509;?#24471;受点皮肉之苦。我看维族司机开得挺快,递上一支好烟,问道:?#28595;?#24320;这么快,明天能到乌鲁木齐吧?”他歪头看了我一眼,用变调的?#27827;?#35828;:“今天!开夜车赶回去。”薛彦一脸的惊诧,7、800百公里的路程,按常规要跑3天的。我心里倒是挺高兴,少受?#25945;?#32618;。岂知我是高兴早了,正是由于维族司机疯狂地开车,让我们后来遭了更大的罪。
    大约下午?#36710;?#22810;,汽车驶到一个叫野云沟的地方,这里离库尔勒还有一段路程,路旁有一个十?#23500;?#20154;家的小村落。司机把车开进村子,停在?#25442;?#20154;家的院子里,对我们说:“休息一下,下车。”这时屋子里出来一男一女两个维族人,4、50岁的样子,迎上下车的司机,互相握了握手,说笑起来,看来他们认识。我和薛彦到房后的野地里解完手,回到院子里,只见司机打开?#30331;案牵?#27491;在卸水箱。“怎么了?”“漏水。”司机的汉?#20843;?#24471;不好,一路上我们的对话都非常简洁。“还能走吗?”“修好就走。”司机卸下水箱,鼓捣了一番,重又装上,这?#24065;?#32463;4点多了。冬季天黑?#36855;紓?#19979;午4点多,天色就开始发暗了。我们等在车旁,准备上车,司机和两个维族人?#27490;?#20102;几句,我俩听不懂,接着司机对我们手?#25442;櫻?#21507;饭。”
    进到屋里,房间很大很暗,没有窗户,只有门口和屋顶的一个小天?#24052;附?#20123;许光线,房间的一侧是一溜足有10?#22766;?#30340;土炕,土炕上铺着席子。等了?#25442;?#20799;,那位维族?#20061;?#20808;给我 俩一人一大碗揪面片,我们靠在炕边吃完。司机坐在里边?#30446;?#19978;,面前放着?#24509;?#23567;方桌,维族两口子陆续端上来几盘肉菜,还有几瓶白?#30130;?#36825;时又来了两个维族人,他们围坐在一起,吃喝起来。
    天渐渐黑了下来,我和薛彦背靠背坐在靠近门口?#30446;?#19978;,打起了瞌睡。冷不丁惊醒,看了看表,啊?8点多了。里边饭桌上点着油?#30130;?#20063;许是酒喝得尽兴,他们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了酒意,说笑中不时带出一声?#20540;鰲?#25105;和薛彦对视了一下,薛彦下炕走过去,问:“师傅,什么时候走?”“明天早晨4点。”?#33579;?#35201;在这儿过夜了,我和薛?#39582;?#30528;各自的皮大?#32511;上攏?#30561;着了。半夜,薛彦推我,懵懂中看到?#21069;?#20154;还在?#21462;?#34203;彦指了指手表,“快1点了。”我无奈地摇摇头,重又?#19978;攏?#21364;睡不着了。直到2点半,?#21069;?#20154;才撤了席。我心想,恐怕4点走不了,就?#32622;?#31946;着了。
    眯了没?#25442;?#20799;,听到有人喊:“起来,走了。”睁眼一看,是司机,又看看表,刚好?#36710;悖?。我和薛彦面面相觑,喝了大半夜?#30130;?#20182;还能开车吗?只听他又说:“今天,到乌鲁木齐。”这人真是个魔鬼司机!
    来到院里,?#30331;?#24050;有几个维族人,我以为是?#36864;?#26426;的,谁知司机指着车厢对我俩说:?#28595;?#20204;两个,上去一个。”又指着一个30岁左?#19994;?#32500;族?#20061;?#35828;:?#20843;?#26377;病,去乌鲁木齐看病。”我俩傻眼了,正值寒冬腊月,夜里的气温零下?#30149;ⅲ?度,坐在敞篷车厢里是会冻死人的。可能是司机看出我俩的畏难心理,他又指着我们说:“1、2个小?#20445;?#20320;们两个换一下。”
    开始时薛彦上了车厢,我们的皮大衣一件铺在身下,一件盖在身上。腊月的凌晨是最寒冷的时刻,?#26131;?#22312;驾驶室里都感到?#24509;?#38453;的寒意。没过一小?#20445;?#34203;彦就在车厢上?#27809;?#39550;驶室顶棚,司机停车打开车门,只听薛彦喊道:“太冷了,能不能换一下?”我跳下车,扶着瑟瑟发抖的薛彦进了驾驶?#36965;?#28982;后爬上车厢。
    车厢里的圆木直径不是很粗,大都?#30149;ⅲ?公分,装得高出车厢20多公分,躺在圆木上,身下垫着皮大衣,倒?#20849;?#35273;得很咯。我蜷缩着身体,?#33945;?#19978;的皮大?#26053;?#20303;头,打算再?#24184;换?#20799;。车子在加速,速?#21364;?#36215;来的风,?#36141;?#20919;来得更加凛冽,而且时不时地掀起盖在身上的大衣,大约不到20分钟,身上的?#36335;?#20960;乎就冻透了。维族司机的车依然开得很冲,车厢里的颠簸比驾驶室里要强?#19994;?#22810;,我躺的位置高出车厢,身体随着颠簸不时地发生位?#30130;?#22914;果不及时调整,就有被甩出车厢?#30446;?#33021;。我不?#20197;?#36538;了,把盖在身上的大衣穿上,侧身趴卧在原木上,那个?#32824;疲?#23601;像即将发起冲锋前趴卧在阵地上一样。精神上的紧张,反而?#38047;?#19968;些寒冷,我坚持了一个小时多一点,终于缴械投降,?#32844;?#34203;彦换上车厢。天亮以后,随着太阳越升越高,不像夜里那么冷了,我们交换的时间间隔?#33485;?#26469;越长,一般2个小时左右换一次。
    汽车驶过库尔?#30504;?#21448;过了库?#36164;玻?#19979;午5点多,天色已经擦黑,车?#26377;?#39542;在天山里一个叫干沟的地方,离乌鲁木齐还有200多公里。这?#20445;?#25105;正在车厢上,因为山区路弯多,司机放慢了速度,颠得轻了,我蒙着大衣仰卧着。突?#24576;?#20572;了,只听薛彦大叫,:“刘苏刘苏,快下来!”我赶紧跳下车,问:“怎么了?”薛彦指了指后车轱辘,司机正?#33258;?#37027;儿往车底下望,我凑过去一看,不禁直冒冷汗。
    汽车后轴断了,左后侧的两个轮胎连着半截后轴,已经滑出轴筒,车厢后部向左侧倾斜。公?#36820;?#24038;侧就是一个陡崖,虽然不高,只有?#30149;ⅲ?#31859;,可要是汽车滑过去反扣过来,?#19994;?#23567;命恐怕也就报销了,真险?#27169;?br /> 司机紧皱着?#32426;罰?#20063;是一脸的惶惑,对我们小声说:“走不了了,东西拿下来,挡车走。”语气和表情都没有了先前的自信和威严。
   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,我们一行4人,站在路边?#32676;?#39542;往乌鲁木齐方向的过路车。干沟位于天山边缘地带,?#23433;?#30528;村,后不着店,百十公里内不见人烟。这里没有?#31449;?#30340;山峰,尽是些比高?#29976;?#19978;百米的戈壁丘陵,汽车就在丘陵间的沟壑里逶迤蛇行。后方小山包上方不时有汽车大灯?#25104;?#20986;的光亮,及?#20102;?#36716;弯行驶过来,我们便满怀希望地挥手示意停车,却没有一?#23601;?#19979;来。干沟的海?#25105;?#27604;南疆盆地高得多,夜间也更加寒冷,是那?#25351;?#20919;,它不含阴气,却非常硬,刺穿了我们的皮?#26053;?#34915;,扎入到肌肤里。
    过往的车辆越来越少,直到晚上10点多钟,一辆?#25910;?#36710;停下了,司机是个4、50岁的小个汉族人,和维族司机同属一个单位,可能他们之间也不熟,汉族司机看了看我们坐的车,摇摇头,挥挥手,示意我们上车,驾驶室里已经坐满,维族司机和我们一起爬上了车厢。
    车厢里装了半车白菜,用一个又脏?#21046;?#30340;棉被盖着,我们4人互相挨挤着,坐在棉被上。在路上等车的时候,还可以活动活动手脚,不致冻僵,挤在行驶的车上,无法动摊,汽车带起来的凛冽寒风,像无数把尖刀,扎进肌肤,?#25442;?#20799;就扎到骨头了。这时身体已经不再发抖,脸皮冻得紧绷着,上下牙关死死地咬在一起,嘴巴?#36335;?#19981;是自己的,想张也张不开,胳膊?#32676;?#25163;脚也已经僵硬,骨头开?#23478;徽?#38453;的疼痛,这种疼?#21019;?#26469;没有感受过,它不?#30772;?#30382;流血,也不像伤筋动?#21069;?#24040;疼,而是一种隐隐的钝疼,疼得人心里发慌。那时脑子里的思想似乎停滞了,就是憋着劲咬着牙硬挺。
    凌晨3点多,汽车停在乌鲁木齐西山的一个车场,这里是乌市的西郊,离我们要去的市区北门还有将近20公里。我俩试图求那个汉族司机送我们进市区,可他说白天还要出车,扭头就走了。我们两个饥肠辘辘,冻得筋疲力尽的大兵,?#21453;?#30382;帽子,身穿皮大衣,脚蹬毛皮鞋,各自肩背手提着百八十斤的行李,踏着厚厚的积雪,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市区走去。我们走一程歇?#25442;?#20799;,足足走了5个小?#20445;?#36827;了北门军区第二招待所的大门,我俩精疲力竭地瘫倒在楼前的台?#21672;希?#20037;?#38376;?#19981;起来。
    多少年过去了,1977年那一天两夜从库车到乌鲁木齐的经历,?#22374;敲?#24515;地留在了?#19994;?#35760;忆中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19-8-19 19:27
  • 签到天数: 819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5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21 07:17:09 | 只看该作者
    2007年,我偕老伴重又踏上通往库车的路,不过这次走的是一条新路,说起来也不算新路,这条路?#23567;?#29420;库公路?#20445;?#29420;山子——库车),是在我离开新疆后的1984年修通的。
    我和老伴租了辆小车,?#28216;?#40065;木齐出发,沿着宽阔的柏油路,经独山子,拐向南进入莽莽的天?#20581;?#32763;过一道大坂,汽车驶入乔尔玛草原,这里风景如画,雪山,森林,草原,成群的牛羊,清澈的雪水河,空气清新得令人陶醉。在乔尔玛小镇旁的路边,矗立着一块纪念碑,上面竣刻着18个猩红的大字:“为独库公路工程?#22766;?#29983;命的同志?#26469;共?#26429;”。
    我曾在网上搜到一篇关于这条公?#36820;?#25991;章:
    横空出世的天山,群峰钻天,白雪盖顶。把新疆隔为南北两疆。千百年来,由于大山阻道,从南疆到北疆,人们只能绕着天山走上七、八天的时间。天山的阻隔严重制约了新疆的发?#36141;?#22269;防稳固,1974年4月,党中央出于战略考?#29301;?#20915;定在天山南北拉通一条直线。遵照毛主席“要搞活天?#20581;?#30340;指示,武警交通二总队近万名官兵,开进 天山修建这条国防公路。经过10年?#30446;?#25112;,1984年8月,天山公路全线通车,南疆到北疆由以往绕行3000华里缩短到562公里,一天就可到达。而二总队?#32676;?#26377;178名官兵因雪崩、塌?#20581;?#27877;石流牺牲?#22235;?#36731;的生命,用自己的身躯化作了?#36820;?#22522;石,托起?#33487;?#26465;生命之路。天山公路,是一条飘在天山的彩练!是一?#25991;?#22312;天山的传说!全长562公里的天山公路,平均每3公里就留下一个官兵的?#19968;輟#?#25688;录)
    站在石碑前,想起这篇文章,我感到困惑,这里漏掉了一段重要的历史。事实是,独库公路早在1970年就开始修建了,我所在部?#25317;?#20004;个团,?#26800;?#20102;最初4年的修建任务!我曾在1970年和1972年两上筑 路工地,一?#38382;?#37319;访,一?#38382;?#38506;师政委视察。当年我们的部队在山上艰苦施工的情景,至今还历历在目。
    1970年2、3?#24405;洌?#29575;先进山施工的部队,是我师12团。这是一支从井冈山上走下来的,具有光荣战?#38450;返?#32418;军团队,1969年之前驻守伊犁新源县,后调防南疆新河县,还没有盖好自己的营房,就接受了修筑独库公?#36820;?#20219;务,开进了天山深处。
    1970年6月,正在小木孜力克大坂南北两侧施工的12团遭受了几天几夜暴雨暴雪?#21335;?#20987;,山南暴雨冲毁了初通的道路,山北则被1、5米的积雪覆?#29301;?#22312;北侧施工的12团2营?#25442;?#38634;围困,孤立无援。12团指战员与雨雪灾害展开了殊死的搏斗,终于挺过了灾害?#21335;?#20987;,顽强地坚守在筑路工地,灾后立即投入到新的施工战斗中。为了报道12团抗?#20540;氖录#?#28798;后1个月,政?#23614;?#39046;导指派霍炳高付科长带着杨大勇干事和我,前往12团采访。
    在听取了团政治处领导的情况介绍后,我们决定?#28909;?#26045;工任务最艰巨,受灾也最严重的2营。团里派了宣传股的薛自力干事陪同我?#29301;?#24182;有一名战士牵了一匹骡子?#21592;?#21253;。
    2营是在整个施工工地向北?#30001;?#30340;最前沿,到2营去,要徒步翻越小木?#21355;?#20811;主峰下一道海拔3、4000米的山脊,我们沿着山脊的南坡,向上攀登,途中经过一个?#23567;?#23567;?#22253;印?#21644;“大?#22253;印?#30340;地方,“大?#22253;印?#22312;上,方圆6、7百米,“小?#22253;印?#22312;下,方圆不到一百米,高低差20米左?#36965;?#19968;廉瀑布将两个?#22253;?#36830;在一起,?#22253;?#26049;是松林和草场,坝中水如明?#25285;?#23558;蓝天?#33258;疲?#38634;山松?#20540;?#26144;在水中,我们?#24509;?#32654;景惊呆了,现在这个地方已经被开发成新疆著名的旅游风景区。
    山南侧由于地势?#30422;停?#20844;路设计是螺旋形攀缘而上,施工部?#24433;?#29031;连的建制,?#19978;?#32780;上分段层层铺开,有的地方路基已经成?#20572;?#26377;的地方则正在开掘。工地上战士们都在紧张地施工,手中的工具仅仅就是十?#25351;?#21644;圆锹,实施爆破打眼的战士用的是钢钎和铁?#31119;?#36816;送土石方的工具只有小推?#23707;团?#36710;。如此浩大的工程,用的竟是如?#24605;?#38475;的工具!“没有机械??#34987;?#20184;科长问。薛干事答道:“我们是步兵团,哪来的机械?就靠人工干。”
    在离山顶7、800米的地方,草地消失了,5、60度的坡上尽是风化碎石,每向上踏出一步,脚下的碎石就向下滑落,踏一步退半步,?#21476;?#30331;更加吃力,这时海?#25105;?#26377;3000多米,我们几个都大口喘着?#21046;?#38669;付科长是个胖子,远远落在后面,累得已经筋疲力尽,牵骡?#25317;?#25112;士回到他的位置,让他拽着骡?#28216;?#24052;向上爬。翻越山顶之后,尽收眼底的是一条大?#25239;齲?#35895;底奔腾着一条雪水河,2营的工地在河左岸上方一线铺开,足有十几公里长。
    从南侧山脚下翻越过来,我们走了4、5个小?#20445;?#21040;达就近施工的4连连部,正赶上吃午饭。连里事前接到通知,已有准?#31119;?#20026;我们端上了?#20849;耍?#20027;食是馒头,菜是一?#33796;?#27700;煮黄豆,一盘凉拌辣椒。我看看一?#36828;?#30528;吃饭的战士?#29301;?#19968;个班围着一盘黄豆,?#23789;?#34382;咽地吃着手里的馒头,看来这盘凉拌辣椒已经是对我们的特殊招待了。“平常就吃这些吗?”我们问。连长说;“这?#39038;?#19981;错的,困?#35757;?#26102;候,只有苞米糊和?#20174;?#25292;辣?#35775;妗!?#36830;长接着说:“汽车从山外将给养运到南侧山脚下,在北侧施工的2营各连要组织人员下山背回来。有时山外给养运得不及?#20445;?#25105;们就会断顿。由于运输的困难,?#30475;?#26032;鲜蔬菜都不多,吃几顿就没有了。为了不耽误施工,我们?#38469;?#22362;?#32844;?#22825;施工,晚上再下山背给养,?#30475;?#22238;来?#23478;?#21040;夜里12点左?#36965;?#31532;二天还要干活。”
    听到这里,我们?#30446;?#23376;都不?#28120;偕?#21521;那盘凉拌辣椒。我们来时那段路爬了4、5个小?#20445;?#36824;累得要死,战士们干了一天活,几个小时就要打个来回,还要负重爬山,他们的坚?#36884;?#31070;顿时令我们折服和敬佩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难过
    2019-8-19 19:27
  • 签到天数: 819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6#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21 07:17:27 | 只看该作者
    从4连出来,不时经过一个个施工现场,有一处叫老虎嘴的地方,悬崖绝壁下就是那条雪水河,在离河面4、50米高的绝壁上,?#23853;?#25171;通一条只有30厘米宽的小道,是战士们从上百米高的崖顶上?#33945;拥?#19979;来,用钢钎铁?#22797;?#30524;,一炮炮炸出来的。我们脊背贴着崖壁,一步挪一步地过?#22235;?#27573;令人胆战心惊的小道。
    北侧?#21335;抗群?#25300;高于南侧山下,气?#26053;?#26174;要低很多,战士们大都穿着棉?#29575;?#24037;,一路上,看到很多战士的棉衣都破了不少?#30679;?#38706;出点点?#21672;?#30340;棉花。路过机枪2连?#20445;?#36830;长李晋北就穿着一件露出斑斑棉花的棉衣。这个脸膛红润,高大魁梧的陕北汉子,?#30422;资?#32769;红军。他?#21453;?#23433;全?#20445;?#32937;?#29976;指洌?#33136;里捆了一道草绳,他身后的兵们也像他一般装扮。他和薛干事是同年兵,很熟,?#33945;?#35199;话打趣道:“首长来视察啦,看厄们山北游击队,咋个相?”
    当晚我们在营部宿下。夜里下起了小雨,第二天还在?#20919;?#27813;沥地下个不停,雨中部?#23588;?#28982;坚持施工。营长的脸和天?#25214;?#26679;阴沉,他对我们说:“山里气候多变,经常下雨,可是工期太紧,下雨也不能停工,施工连?#25317;?#24178;部战士们太遭罪了。这里打不到柴火,同志们棉?#29575;?#20102;,没有柴火烤,只好把湿棉衣垫在身子?#26053;?#30561;觉,?#33945;?#20307;的热量烘一烘,第二天半湿不干的又穿上去施工,很多战士腰?#24525;邸!?br /> 在营部,营长和教导员给我们?#36130;?#20102;抗雪灾时的情景

    6月,山外已是炎热?#21335;?#22825;,可天山深处的气温却?#36141;?#26149;天差不多。中旬,先是下了点小雨,接着气?#36718;?#38477;,暴雪不期而至,越下越大,连着下了好几天。开始那?#25945;?#31215;雪只有小腿深,以为下下就停了,没想到最后一天简直就是倾缸而泄。由于部队驻地的帐篷都扎设在地势比较?#20132;?#30340;地带,?#25239;?#20013;的飞雪随着风?#30130;?#21521;?#20132;?#22320;带堆积,绵延分散驻扎十几公里的2营5个连队和营部,都被1人多深的积雪围困。即使是一个连?#25317;?#39547;地,班和班之间,排和排之间,连部和各排之间,都无法取得联系。

    当时通讯?#24418;?#20013;断,团首长告诉2营,山南遭受暴雨灾害,道路毁损严重,支援部队即使接近山顶,?#21442;?#27861;通过积雪的阻隔到达2营。团首长要求2营先行自救,团里会想尽一切办法救援2营。
    这时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十几?#21462;?#34987;大雪围困的部队安全遭受了几个方面的威胁:一是驻地上方的雪?#28010;?#26102;都会发生,其实这之前已经发生了?#22797;?#23567;的雪崩,有一个班的帐篷被掩埋,牺牲了一名战士,其他人获?#21462;?#20108;是许多帐篷被大雪压垮毁损,事前?#32622;?#26377;准备御寒的柴火,寒冷在侵袭着干部战士的肌体。三是?#29976;?#24555;要告罄,剩下的?#29976;?#21363;使吃稀的,也只够支撑2、3天。
    各个连根据营团的指示都开展了自救行动,首先打通连排班之间的通道,逐步清除驻地的积雪。战士们像挖战壕一样,在一人深的积雪中,挖出了一条条雪壕,?#39038;?#26377;的帐篷都联通起来。其?#38382;?#20462;复?#22270;?#22266;所有的帐篷,并?#27801;?#19987;门的哨兵,随时观察驻地上?#20132;?#38634;的动态,?#21592;?#38634;崩发生时能及时?#38450;搿?#19977;是在不得?#35757;?#24773;况下,拆?#35835;?#37096;分床板,烧火取暖。四是做最坏的打算,尽量节省?#29976;常?#20105;取能多支撑几天。

    1天,2天,3天,由于缺乏有效的手段和条件,团里?#22797;?#25937;援都无功而返。2营有的连队?#29976;?#24050;经告罄断顿,指战员们顽强地忍受着饥饿和寒冷的煎?#23613;?#23545;2营的危情,师团首长心?#27604;?#28954;,经汇报请示军区和军委,由空军实施空投救援。
    5天后,一架空军的小型运输机飞临?#25239;?#19978;空。由于?#25239;?#38388;距太窄,当时的气象条件也不太好,飞机只能在?#25239;?#20004;侧山峰的上方实施空投。当飞机投放救援物资?#20445;?#24213;下的2营干部战士都欢呼跳跃起来。但是大部分?#26131;?#38477;落伞的物资却被山谷上方的气流吹到山顶上,有一些甚?#38142;?#21040;山背面去了,只有少数几件落在驻地附近。第二天,飞机冒?#25112;?#20302;了空投高度,大部分物?#35782;甲既返?#33853;到了预定地点。

    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?#30475;?#22270;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   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?#36820;?#35760;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    三人斗地主规则说明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 手机app制作软件 比分波胆窍门 星空娱乐怎么玩 金库娱乐游戏平台 下载app广东11选 pk10直播开奖 51彩票快三登录 河北时时中奖比例